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正文 第2080章 遗落人间的天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会不会是十四世纪流传的圣经故事?”看画的人里有人猜测道,“一些故事在流传过程中,逐渐被人遗忘,到了现在已经不存在于圣经中,所以我们才不知道这幅画中是哪一幕的故事。”

    旁边的人纷纷感慨。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幅画将会揭开一段被人遗忘的故事,价值难以用金钱来计算!”

    “就算不是这样,只要证明这是乔托的作品,那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啊。”

    池非迟被议论声拉回思绪,没有再盯着那幅画看,侧头对池加奈道,“母亲,好好保管这幅画。”

    越水的骨笛曾经是他灵魂的寄居之所,也是蒙格玛丽家一代代人传承下来的东西,既然会对画作有反应,那么那幅画应该就是乔托的原作,而不是后人的仿画。

    而且这幅画不是圣经故事中的某一幕,在当时不符合主流,恐怕也没什么人会去仿。

    这样的话,那幅画确实价值连城,和‘午夜寒鸦’一样,属于有市无价的东西,甚至比‘午夜寒鸦’的价值更高,卖家不知道如何定价,买家也不敢尝试开价,双方会面临同样的困境——价低了惹人嘲笑,价高了又付不起。

    菲尔德家也不需要卖画,放在家里收藏着,也是一份底蕴,可以装点门面。

    更何况,他认为除了蒙格玛丽家,那幅画也只有放在他这里最合适,他可不想池加奈当成来历不明的画作、哪一天就转手送人了。

    池加奈对池非迟微笑着点了点头,“一会儿我收到收藏室去,那里有现代化的安保设备,画放在那里会安全一些。”

    就算这幅画不是什么名作,仅因为家里孩子喜欢,她也得保管好啊。

    “这样吧……我有一个朋友热衷于研究十四世纪的欧洲历史,他那里或许会有答案,”某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拿出手机,神色狂热地拨打着号码,“我打电话问问他!”

    打了电话之后,老者又把画作拍下来,给朋友发了过去。

    接下来,池加奈又带一群人去看了宴会舞厅、藏书室,只是其他人没了再欣赏这栋大宅院的心情,到了餐厅落座后,说的也都是和那幅画有关的话题。

    有人神色认真地解读着画作内容,“依我来看,那幅画的内容是受天使守护着的女孩,所以她才得到了很多人羡慕的快乐,而她身上一定有十分可贵的品质,比如谦虚、善良、忠诚,我们可以从天使赐福的传说故事中找一找……”

    有人跟同伴分析着这是不是乔托真迹,还拉上了池加奈一起谈论。

    “如果鉴定过画布、颜料的时间,能够确定是十四世纪的产物,那么,这毋庸置疑就是乔托的作品!”

    “不过,这也可能是某个不知名的画家吧?同一时期,乔托或许是加上透视背景的第一人,但或许会有某个不知名的崇拜者,以他的风格画出了这幅画……”

    “拜托!对方不可能连乔托的绘画方式都模仿得一模一样吧?鉴定所可是说过了,这幅画有很多地方像是乔托的手笔,对吧,加奈夫人?”

    “啊,是啊……”

    “乔托的画作啊,只是不知道是乔托什么时候的作品……”

    池真之介看了看热烈讨论的一群人,侧头跟朝山直人低声说起公司在农畜业的投资计划。

    他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坐到了朝山身旁,可以谈一些不那么让他头疼的话题。

    现在知道的已经知道了,需要求证的暂时还得不到结果,他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讨论的,不是纯粹浪费时间吗?

    灰原哀坐在池非迟左侧,也不免问起了画的事,“非迟哥,你好像很确信那幅画就是乔托的作品,你对乔托有很深的了解吗?”

    “谈不上太了解,”池非迟客气着,他也就是知道乔托老年时期血压升高的三两事吧,“不过我了解过他作画的风格、笔触和一些小习惯,那幅画上全都有显露。”

    这算不上说谎,最多是避重就轻。

    在见证了蒙格玛丽家的兴衰之后,他专门找乔托的资料、画作,进行过更多的了解,再加上乔托画那幅画的时候,他跟着戴安娜看了不少次乔托作画的场面,结合下来,对于乔托会怎么落笔、在画上会留下什么样的特征,他确实比很多人都要了解。

    “那幅画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坐在另一侧的越水七槻想到池非迟之前的举动,越想越觉得奇怪,疑惑看着池非迟,“你之前把手放在玻璃上,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只是比较喜欢,”池非迟面不改色道,“那幅画似乎可以把快乐的情绪传递给别人。”

    越水七槻回忆着那幅画,笑着憧憬道,“是啊,她的那种快乐,似乎可以传染给看到画的所有人,天使一定把她保护得很好,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或许也没那么好。”池非迟低声道。

    他对戴安娜的感情很奇怪。

    那姑娘就算洗澡时,也大大咧咧地戴着骨头挂坠,但他不来电就是不来电,甚至可以心如止水地帮戴安娜放风,看看有没有可恶的流氓趁机偷窥。

    如果他对戴安娜有感情,在戴安娜嫁人的时候,他恐怕就已经疯了,但他只是用挑剔的眼光审视那个男人,觉得对方配不上戴安娜,哪怕对方是贵族。

    或许这就是老父亲般的心情吧。

    可就算是作为父亲,他也没有把戴安娜保护得有多好,他无法抓起东西,也无法揍人,遇到流浪混混只能预警,看着戴安娜朝对方洒药粉、把对方捶倒。

    总之,要是他在那时候拥有身体,可以把戴安娜保护得更好,哪怕可能让戴安娜失去了很多成长的机会。

    越水七槻没有听清,“什、什么?”

    “我是说,天使也未必能帮她所有事,”池非迟假意跟越水七槻分析画作,“女孩的衣服上有缝补的痕迹,身上也沾到了污泥,如果天使能够给予她一切,她也不可能穿着这样的衣服,所以,我认为不是天使的赐予让她快乐,是她的快乐引来了天使的守护。”

    “的确……”越水七槻思索着点头,“这样解读似乎比较合理一点,画作就应该是《吸引了天使的女孩》,而不是《庇护》,不过这样不符合圣经的宗教思想吧?”

    “我管它什么思想。”池非迟无所谓道。

    “你这个回答还真是任性啊。”越水七槻轻声吐槽,见佣人端前菜上桌,没有再说下去。

    晚餐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在上餐后甜点时,老者手机响了起来,说了一声‘抱歉’,起身到旁边接了电话,期间不时传出一两声惊叹,等挂断电话后,转身看着直勾勾盯着他的一群人,激动宣告。

    “那一定是乔托的作品,而且很可能是乔托临终前最后的作品!”

    “什么?真的吗?”

    “查证到那是圣经里的哪一个故事了吗?”

    老者被问到这个问题,反倒卖起了关子,收好手机走回餐桌前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在临座两人想揍人的目光中,才不急不忙地开口道,“这幅画不是圣经里的故事,不过我朋友查了与乔托有关的历史记载和传说,其中确实提起过一幅不知名的画作,那是在乔托六十多岁高龄的时候,他出行归家途中,遇到了一个女孩,并且以此画了一幅画,他把那幅画带回了家,之后不经意间被一个贵族少年看到,贵族少年瞬间被画中的少女迷住了,可是画里的少女就像遗落人间的天使,没人知道她住在哪里,似乎根本没有人认识她,贵族少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直到乔托去世之后,他终于在城外遇到了那个少女,如愿以偿地和少女结为了夫妻……在乔托的相关记载里,就是这么说的,不过那个少女和贵族少年的身份并没有详细记载,所以一直被当成了野史、传说。”

    池非迟低头默默喝茶。

    那个贵族确实是因画盯上戴安娜的,作为老父亲的他不想欣赏这种浪漫。

    话说回来,蒙格玛丽家还真的被完全埋葬在历史中了,也未能提到‘蒙格玛丽’、‘戴安娜’的只言片语。

    “所以,我认为那幅画应该叫《遗落人间的天使》!”老者激动道,“少女本来就是天使,所以她才会那么快乐,而她身后的影子,其实就是她的本体,而她降落人间,本来就是为了与贵族少年相逢!”

    池非迟:“……”

    阅读理解满分,他真的谢谢。

    老者还是很激动,一通解读后,目光热诚地看向池加奈,“加奈夫人,您明白那幅画的意义吧?那是无价之宝!”

    池加奈还算淡定,微笑着点头,“仅凭那幅画,就能证明乔托到了晚年,不仅限于创作宗教画作,还试图跳出原有的宗教故事,以想象力开创了新的宗教画作,还以此成就了一段美说,意义实在不同凡响,足以改写欧洲美术历史记载。”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老者低喃着,端起茶杯灌了一口茶,看向池非迟,还是忍不住感慨,“我见证了一场对珍贵古董艺术品的发掘。”

    池非迟:“……”

    他觉得老头的意思是——差点错过了可以跟好朋友吹一辈子的事。

    池加奈依旧淡定,转头笑着看向池非迟,只是笑着里难免透着些许自豪,“非迟的眼光一向不错。”

    刚准备开口的池真之介对朝山直人点了点头,继续喝茶。

    今晚这事,可以趁机帮池家的继承人造势。

    发现一幅惊世之作,固然是让人震惊的事,要是他家老婆不把话题引到非迟身上,那些人也还是会为画作而惊叹。

    而话题引到非迟身上,效果就不一样了,其他人在感叹画作时,心里也感慨另一件事——池家未来继承人眼光毒辣,而且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且判断结果正确!

    哪怕他儿子有过精神疾病记录,但本身是很优秀的,这一点无须怀疑。

    有这么一个继承人,未来百年或许都不用担心安布雷拉的发展,这些人确定不绑死在他们的大船上?

    这不仅是给其他股东刷未来大股东的印象分,也是一颗在安布雷拉发展初期、就能让其他人感觉未来光明的定心丸。

    他本来是想说两句、把话题引到非迟身上的,不过既然他老婆已经做了,那就不需要他再多说,以免说多了显得他们不够谦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