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数风流人物

正文 癸字卷 第四十六节 任人唯亲,任人唯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越是到这种状况下,冯紫英才越意识到自己手里边人才的奇缺。

    自己骤然攀登到了四品大员的位置上,但是却只有短短几年间,资历经历的浅薄劣势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

    就连自己的同学都还在六七品官员上猥琐发育,暂时还难以派上大用场。

    而下属,自己就在永平府和顺天府两地任职,永平府那个时候自己是羽翼未丰,还根本没什么人肯向自己靠拢,自己也没有太多精力来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心思都放在如何把手里事情做成以证明自己,所以不必提。

    要到顺天府的时候自己才开始有意识地在这方面做工作下功夫,但即便如此,一年多时间里,也就是和房可壮建立起了较为密切的关系,而傅试很大程度上还是借助了贾家这条线才算是在较短时间内把对方纳入自己的麾下。

    算起来宋宪也是一个可用之人,但是这厮最初的暧昧态度让冯紫英有些不爽,但是后续也是的确手中无人可用,而这厮也主动靠拢,冯紫英才算是勉强接受了对方,但要说多么信任,那就谈不上了。

    而且宋宪也不过是一个从六品的推官,品轶也低了一些,加上不过是举人出身,就算是要培养,也需要时日。

    想到这里冯紫英也忍不住苦笑,都盼着一蹴而就,但偌大一个大周朝,如同一个行动迟缓的笨拙巨人,每一个命令从头部神经传递到四肢形成动作,都会显得那样滞后效率低下,这实际上就是这个巨大行政架构下所有人的表现所决定的。

    自己给齐永泰建言,也就是希望齐永泰站在内阁的高度上,能够对这种积弊予以改良改进乃至革新,冯紫英自忖自己没有这个能耐,齐永泰也没有那个魄力能带来颠覆性的革命,能有一种改良式的革新已经算是不错了。

    没有一个庞大的支持和听从自己的士人或者官员群体,就别想着能大显神威一言而决。

    前世历史上张居正能把考成法做成那也是几十年的励精图治加上和皇帝的特殊关系才能实现,即便如此,当他一旦逝去,那么一样一切都被掀翻,这种故事冯紫英可没想过在自己身上上演。

    道理上自己应该不急,还有的是时间,但同时他又觉得急,这么按部就班,缓慢积累,又让他难以自己,难道真要等到七老八十才能按照自己心愿来实施这一切?这当然不能接受,就算是一二十年,冯紫英都觉得太漫长。

    这种纠结的心态一直困扰着冯紫英,让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要疯魔了,不得不寻找其他来排解这种情绪。

    平心而论,自己已经做得不错了,只不过小看了一人之力要推动整个朝廷社会的发展的难度。

    总以为自己有一双看清大势的慧眼,对历史方向的把控,再有雄厚的人脉根基,可以无所不能,但实际上却是在大势的裹挟下显得那样无助,顶多也就是在小打小闹上能如愿以偿罢了。

    还得要有属于自己的人才,这一点上冯紫英在顺天府有深刻体会。

    当傅试完全为自己所用时,府里边很多事情只需要交给他,交代清楚自己的想法意图就能丢手,如果梅之烨能向傅试这般,那自己会更游刃有余,只可惜做不到。

    同样在香河,在大城,在东安,几个同学那边虽然他们可能也有他们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在上司加同学这层关系上,自己交待的工作就从未有拖沓延误过,换一个人,换一个州县,就再无这种顺畅,这就是人脉的力量。

    “去把贾环、贾兰、贾琮找来,我也和他们好好谈一谈。”冯紫英沉思了一阵,这才吩咐瑞祥。

    贾家已经完蛋了,理论上贾环、贾兰、贾琮就算是能读书读出来,但这种沾染了附逆名声的士子,想要找到一个人脉深厚的座师,都不太可能了,没谁愿意接受这样的弟子。

    而在大周朝,没有一个足够名声和人脉的座师,那么你的起步点就要比别人低了许多。

    就算是你考中进士,人家三年观政期一满,说不定就是朝中七部的这些主事安排上,再不济也能在京畿、南直、山东、两浙、湖广这些腹心要地任职,你可能就直接会被安排带两广四川云贵或者陕西边远地区的州县去打熬,这中间的差距你可以想象会有多大,其发展前景更是不问可知。

    贾环、贾琮、贾兰,现在就处于这样的悲惨境遇下,经历了这一波牢狱之灾,他们现在可能是最彷徨无助的时候,也最需要鼓舞鼓励的时候,他们也别无选择,自己给他们一份希望,他们就能以百倍的努力来珍惜和回报。

    冯紫英猜的没错,从狱中出来的贾环、贾兰和贾琮三人因为冯紫英没有亲自去办,而没能见到冯紫英,显得格外沮丧和失落。

    作为具保开释的人犯,贾环三人都对今后的命运充满了绝望。

    犯官眷属是没有资格参加秋闱春闱大比的,无论自己读书读得多么好,一个资格问题就把自己拒之门外,这让三人都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以至于他们虽然被开释出来,但是却和贾母、王氏以及贾珍、贾蓉这些人的心情截然两样。

    探春和李纨都对这种情形束手无策,一个是同胞兄弟,一个亲身儿子,现在却变成了这种颓废模样,对于姐姐和母亲来说,简直是比自己受罪还要难受。

    “三丫头,这可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看环哥儿、兰哥儿还有琮哥儿就要全完了。”才短短几日,李纨几乎就要瘦了一圈儿,手中的汗巾子扭得皱皱巴巴。

    看着儿子成日里沉默寡言,半步不出房间,除了睡觉,就是坐在书案旁呆呆出神,李纨心都要碎了,但这种事情又非她能解决,甚至连自己情郎恐怕也一样束手无策,这大概是这段时间冯紫英也一直未曾过来的缘故吧。

    探春何尝不是忧心如焚?原来那个狂傲桀骜气宇轩昂的贾环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默不语心事重重的贾环,从狱中回来之后就再也不肯和家里其他人见面说话,除了自己。

    探春知道贾环在想什么,他在恨贾家,恨父亲,恨伯父,恨贾家所有人和贾家所有的一切,觉得如果没有贾家这一切,他完全可以依靠他自己的本事去考中举人,考中进士,进而走上意气风发的仕途之路,但现在这一切都毁了,被贾家给毁了。

    “大嫂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探春脸上露出一抹凄然,“环哥儿一直把希望寄托在读书上,在书院里就格外刻苦,就盼着今秋这一科秋闱能考中举人,而且书院里对他的评价也是十分看好,都说他肯定能考过举人,甚至明年春闱的进士也很有希望,可是现在……”

    李纨眼圈也红了,抹起泪来,“兰哥儿不也一样,现在县试府试也被耽搁了,这一拖又得要明年去了,现在兰哥儿成日里除了蒙头大睡,就什么也不做,这样下去,如何能行?”

    “明年,犯官眷属,还有资格去参加考试么?”探春苦笑,“若是只耽搁一科倒也罢了,日后呢?若是一辈子都不允许参加科考了,那环哥儿和兰哥儿他们怎么办,难道都想宝二哥那样混日子?”

    李纨下意识地道:“那怎么行?宝玉不成器倒也罢了,好不容易我们贾家出了两颗读书种子,如何能这样废了?现在贾家已经不是往日的贾家了,若是不读书,日后靠什么生活?”

    “但是这却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事情,朝廷规制便是如此,便是冯大哥也改变不了。”探春喟然长叹,“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和环哥儿说,若是以往环哥儿早就闹着要去找冯大哥了,但现在环哥儿半句不提,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冯大哥能改变的。”

    “难道我们就看着环哥儿兰哥儿他们这样日益消沉下去,坐看他们这一辈子就如此被毁掉?”李纨握紧双拳,眼睛赤红,“不行,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兰哥儿这样下去,我只有他一个依靠,三丫头,环哥儿也是你唯一的弟弟,你难道就不想替他努力一番?”

    探春讶然:“大嫂子,我当然想替环哥儿努力,但是这种事情是我们努力就能行的么?”

    李纨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越发坚定:“我们被救出来,紧接着老祖宗和太太以及贾珍贾蓉被放出来,你想到过么?珍大哥是敬老爷的嫡子,而敬老爷现在是朝廷排在前几位的钦犯,南京伪朝的户部尚书,紫英都能做到让他脱罪,我就不信紫英真的帮不到我们,只是看他肯不肯下大力气罢了,……”

    探春错愕,“嫂子,你什么意思?”

    “三丫头,你也不必瞒我,你是不是打算给紫英做妾?进林丫头那一房?”李纨目光如炬看着探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