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嫡女贵嫁

第二百九十九章、太子知道有一部新的戏本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庄管事大早上过来的时候,东宫的管事面如土色,看着庄管事的神色也有几分不善。

    “这事……我们也不知情,谁知道这两个丫环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好生生的跑了出去,我们能让你们英王府的人过来挖竹笋,已经是给了你们的面子,难不成还要让我们一直盯着你们的人不成?”

    东宫的管事态度强硬了起来。

    “人是在你们这里不见的,你们总不能说一点责任也没有吧?”庄管事道。

    “应当是自己跑出去了,这周围也不是只有我们两处庄子。”东宫的管事背着手冷声道。

    “可现在人是在你们这里不见的。”庄管事紧咬着这一点不放。

    “人不见了,不是我们的责任,你们如果真的要这么想,我们也没办法,昨天已经让你们找过了,也没找到人,总不能让我们给你们变两个出来吧!”东宫的管事不以为然的道,见庄管事还要说话,摇    了摇手,“这事现在我们都解决不了,这人我们这里真的没有。”

    手一摊,一副我也没办法,你们看着办的样子。

    见他如此,庄管事无奈,只能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去。

    曲莫影才用    了药膳,听雨秀把庄管事的话禀报上来,沉思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看起来,这庄子里还真的有能做主的人。”

    “真的有太子殿下的妾室在里面主持大局?”雨秀惊讶的问道,她是真的没听说太子有什么厉害的妾室,除了那位曾经的季侧妃,太子殿下身边不是一直说很干净的吗?就算有几个女人,一般都不怎么有名份的那种。

    曲莫影摇了摇头,“不一定是女人,也可能是他的心腹。”

    比如内侍,裴洛安身边的心腹中,内侍比一般的人多了许多。

    一个内侍,就在这温泉庄子里,却不能见人,还躲了起来,两个丫环是偶然进去的,那一处地方是一直都在的,可见并不是仓促之下准备的,是早早的就有了的……

    “王妃,现在怎么办?”见曲莫影沉吟不语,雨秀问道。

    曲莫影从她的手中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喉道,“无须多说什么,就让王爷去办吧!”

    她现在是重病在床,有心无力,也没有精力去管这种事情,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这个当主子的没办法处理,只能传信到英王府,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不是自己的事情了。

    自己病的都快要死了,难不成还能起来处理这种事情不成?

    皇后娘娘的这两个丫环,是当初赐给自己的,虽然被裴元浚扔在一边,有裴元浚出面,皇后娘娘也不便多就什么。

    但如果真的出了事情,皇后娘娘是可以追究自己的责任的,就算有裴元浚在,自己这个英王妃的责任是逃不了的,更有甚者还能以此治自己的罪。

    现如今的当口正好,这两个丫环出事的地方是东宫的庄子,出事的时候自己病的人事不知,皇后娘娘就算是想怪责到自己头上,一时间也不便,总不能把事情推到病的要死的自己身上吧?

    “这两个丫环留在府里,终究不好,还是送回给皇后娘娘的好。”唇角无声的勾了勾,皇后娘娘当初强逼着才嫁到英王府的自己,把这两个丫环留下,再留下去也没用,反倒让人多了可以牵扯英王府的由头。

    这一次出门,她顺带着也把这两个丫环送回东宫。

    只要到东宫,皇后娘娘才不会把事情闹的很难堪,才不会死咬着不放,况且这两个丫环还有些其他有处,至少现在曲莫影肯定自己的仇人近在咫尺……

    “人看到过没有?”皇后娘娘问道,大殿内就只有母子两个人,为了赶时间两个人也没有说多余的话,皇后娘娘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见到了,就只是一般的,听说跟元后长的也不太象。”裴洛安冷哼一声,心头郁结。

    “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还不一定是不是皇上的儿子。”皇后娘娘冷笑道,“还是早早的处置了,也免得你父皇受了蒙敝。送出宫,还送的这么远,当时的元后有那么长的手吗?”

    皇后娘娘是真的不怎么样相信元后把人送出了冷宫不说,还送的这么远,以元后当时的能力,真的可能做到吗?

    可不管她信不信,皇上信了,群臣信了,这个人就留不得。

    “母后,孤明白。”裴洛安点头,“会尽快处理的。”

    “一定要快,北疆那边来使和谈,又是一番风雨,你若是被这件事牵扯住,就没心力在那件事情上有所为了。”皇后娘娘叮嘱道。

    “母后放心。”裴洛安也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这两件事哪一件事情他都怠慢不得。

    两个人也不多话,怕说话的时候太长,那位“皇子”出事后,引起别人的怀疑,裴洛安站了起来,才想告辞忽然又想起另外的一件事情:“母后,您之后赐给英王妃的两个宫女不见了。”

    “怎么不见的?”皇后娘娘一愣,想了一下才想起这么两个没用的宫人,皱了皱眉问道。

    “听说是跟着英王府去往城外的温泉庄子侍候,在去孤的温泉庄子挖竹笋的时候不见的,但其实她们两个逃出来,就在庄子里,说知道英王府的一些事情,之前被看得紧,这时候好不容易逃不出来。”

    裴洛安道,他是不相信两个丫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的,这两个丫环自打进了英王府,就没得什么好。

    “她们两个现在在庄子里?”皇后娘娘沉吟了一下问道。

    “是的,还在,如果没什么大用……不如就让她们回去。”裴洛安不甚在意的道,他并不觉得两个丫环有什么大用,特别对象还是英王府。

    不过聊胜于无,英王府不是那么好插手的。

    “不能回去。”皇后娘娘摇了摇头,“这两个人闹这么一出,再回去,英王就算是要了她的性命,本宫也不能说什么。”皇后娘娘道。

    倒不是怜惜她们的性命,只是这两个人再回去也没用处,还不如把人先留下。

    至少这两个宫女,她当初送出去的时候记得长的都很不错,也是她千挑万选出来的,以后说不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听皇后娘娘这么说,裴洛安也就不再说什么,他就是这么一说,这两个人何去何从,他并不在意。

    只是留在他的庄子里,也是多有不便,就怕裴元浚让人再来查。

    “母后,这两个人留在庄子里不妥当。”

    “想办法偷偷把人带走,先别进京城,找个地方安置一下。”皇后娘娘道,这两个丫环她暂时也不能接手,等事情平息一段时间后再说。

    “母后放心,这事孤来安排就是,也会跟英王解释此事。”裴洛安应下。

    “太子去吧,小心一些。”皇后娘娘点点头,这事也只能如此。

    裴洛安向皇后娘娘行了一礼,脚步匆匆的离开椒房殿,这个时候他并不愿意让人看到他在椒房殿多呆,那一个“皇子”不管是真是假,都是留不得的,到时候别人必然会怀疑他,可就算是怀疑他,这事他也会去做。

    况且不想这个“皇子”进京的也不只是他一个人,他派去的人说,还有人在暗中窥探这位“皇子”,十有**是裴玉晟的人。

    自己不希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皇子”进京,裴玉晟也同样,比起自己,这个元后所生的“皇子”进了京,裴玉晟就真的是完全没有机会了。

    何贵妃往日的盛宠是因为她是元后的姐妹,借着怀念元后的一切才得的宠,时不时的标榜元后若还在,生下的子嗣必然和裴玉晟相仿,现在真的元后的子嗣进京了,这仿的,还怎么能留下……

    裴洛安没想到会在出宫的时候又遇到了裴元浚,方才进宫的时候两个人遇上,裴元浚就跟他提了两个丫环不见的事情,裴洛安说会去向皇后娘娘禀报的,这会再遇上,也就免得自己多走一趟了。

    “王叔。”紧走两步,上前行礼。

    “太子客气了。”裴元浚挥了挥手,俊眉挑了挑,上下打量了裴洛安几眼,笑问道,“太子怎么不跟皇后娘娘多说几句贴心的话,才过去就走了?”

    “母后身体稍稍有些不适,孤去看看,东宫还有事情,孤也不能久呆,回去准备让太子妃过来伺候母后。”裴洛安解释道。

    “既如此,那就一起走吧!”裴元浚大袖一挥,邀请道。

    “理当如此。”裴洛安和他走在一处,一起往外走。

    “王叔,方才两个宫女的事情,母后说了不必再找了,既然两个人不知道跑那里去了,那就不必再管她们了。”裴洛安说起方才的事情。

    裴元浚似笑非笑的看了看他:“这两个丫环都是皇后娘娘赏下的宫女,就这么不见了,不找真的好吗?”

    裴洛安暗恨,裴元浚什么时候这么在意母后赐下的人了?以前看不顺眼直接杀了的也不在少数,这会居然做出这么一副表情来,不过是打量着母后不会说什么罢了。

    心头闷闷一气,他这个堂堂太子,过的一直这么憋屈,还不如一个王爷……

    “此事也是她们自找的,不知道她们是不是逃走了,这事跟王叔无干,母后说她当初挑人的时候也没挑对人,这两个丫环就是心大的,现如今更是不识体统的借故逃走,若是以后找到,也是死罪。”

    裴洛安一脸正色的道。

    所有的过错都是两个丫环的,包括之前得罪裴元浚,被裴元浚直接扔在一边当粗使丫环,现如今也是自找的。

    事情听起来有英王府没有半点干系,话说的也让人听了心里和顺,太子可以说是很会说话。

    裴元浚笑了,看着很满意,懒洋洋的挑了裴洛安一眼,换了一个话题,“太子知道有一部新的戏本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