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限警戒

正文 2024节 假手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修行就是在解决自己!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沉约对之却有深刻的认知。

    人以无明起、死亡终了,形成一个闭环,周而复始。

    和玻璃杯中看不到出路、无奈乱撞的苍蝇般,世人同样如此,因为无明,这才在黑暗中苦苦挣扎求索。

    黑暗没有给世人黑暗的眼睛,可人类注定用黑暗的眼睛,陷入那深不可测的深渊之中。

    眼睛看到的,并非真相,眼睛的认知只会迷失在五蕴中。

    要破五蕴,一定要靠心。

    真心!

    真心说的就是真性!

    无法真正看到、却能真正感知的真性。

    要感知到真性,就要除垢,垢从何来?来自世人认知中万万千千的错误。

    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何为尘埃?尘埃就是垢,就是那些错误的认知。

    古人早有明言,今人视而不见,或者说麻木、疲惫的根本不想改正。

    沉约早看出末世人的这个问题,但都子俊、成议员和众多末世人却和诸多麻木的世人般,不再认为这是个问题。

    你唤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如何让一个不想改正的人改正?

    这是沉约始终没有径直说出症结的缘由。

    可琴丝终于开始内省,这让沉约看到了希望。

    琴丝看着沉约,“或许……我最初说的……要消灭女修的提议是错误的。我们或许不可能消灭女修……”

    众人诧异,不解其意。

    沉约却露出微暖的笑。

    琴丝感觉那温暖许久未见。

    在狄青在棺前落泪的时候,她感受过,在郭遵、飞雪舍生为狄青的时候,她也曾有体会……

    可惜的是——这种温暖始终如冰雪世界的一捧篝火,能温暖一时,却无法融化那无边的寒冰。

    但这一次,琴丝突然感觉,沉约或许能够融化那让人绝望的冰山。

    “我们更应该……”

    琴丝略有艰难道,“查出女修灭世的根本原因。”

    要扭转自己的思想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史密斯质疑道,“要杀死女修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还想让女修改变想法?”

    琴丝涩然道,“我只是提出一个想法。”

    望向沉约,琴丝暗想,真正能实施这个操作的还是沉约,但她没有多说,因为她知道诸多同伴不知,沉约已知。

    他们不知,就不会理解;沉约知道,就会尝试。

    “我只是一时感慨。”琴丝轻吁一口气,“沉约,还请你将闭环事件说下去。”

    《基因大时代》

    水轻梦突然道,“琴丝,你变了。”

    琴丝微愕,随即明白。

    1125年的琴丝对沉约还有怀疑,因为怀疑,这才选择冷眼旁观,可如今的她对沉约带了尊敬,尊敬消融了怀疑,齐心协力不是一时的爆发,而是如百川入海时刻的激情澎湃。

    微微一笑,琴丝微笑道,“或者更应该说,我开始回归真诚了。”

    沉约笑容更暖,回到闭环一事,“女修在汉末,再度引发灭世危机,可神农、天女、单鹏一帮人显然仍在留意着女修。在关键时刻,他们借单飞之手,将女修封在天涯之端。”

    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沉约随即说出众人没想到的地方,“可女修被单鹏……的计划……骗过一次,第二次再灭世明显更狡猾,她让巫咸准备了两套方案,一套计划是径直灭世,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利用创世镜中止这个洋葱空间!”

    看向凛然的夜星沉,沉约缓声道,“阁下虽是破解了女修灭世的第一个方法,却不知道女修还有后招。”

    夜星沉喃喃道,“当时……恐怕太多人没有想到。”

    “可单鹏发现了女修的计划。”

    沉约感慨道,“他用我们无法知晓的手法将洋葱内核包裹起来,然后让这个洋葱空间,仍能存在。这就和——有些人没了心脏,还能活命般。”

    张继先为之讶然,不由说了句,“没了心脏还能活?”他暗想这比华佗的医术还要高明了,可见末世人习以为常的样子,知道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琴丝点头道,“你这个比喻很贴切。”

    没心脏的人,和核心破碎的洋葱空间类似,看起来都无法生存,单鹏和妙手仁心的医生般,偏偏维系了这个世界。

    “可单鹏想必知道,他的手法只能维系一时,却不是永恒的方法。”沉约略有感慨道。

    夜星沉不出意料道,“这世上如何会有永恒的事情呢?”

    单鹏对他有所隐瞒,夜星沉却没有责怪之意——因为他知道单鹏是尽力而为。

    你如何能责怪一个尽力而为的人?

    “单鹏知道女修绝不会善罢甘休,一直留意着女修的举动。”

    沉约整理道,“他处理了很多看似悄无声息、实则极度危险的事情。他封印了被女修放出的一些手下,唤醒了琴丝、水轻梦的记忆,又将夜星沉留在此间……同时,送我到了这里……”

    沉约说到这里,难掩钦佩之意。

    若没单鹏,琴丝和水轻梦极可能白白的牺牲,夜星沉说不定会死在女修的手上,而亚特兰蒂斯人,更可能颠覆掌控了暗界!

    那时候,女修必然势不可挡。

    “但这些……和韦一星有什么关系?”程序自诩逻辑性极强,对沉约说的闭环事件之清晰,很是佩服,可他还惦记着韦一星的事情,“单鹏为何要帮助韦一星?”

    “单鹏为何不自己解决一切,要假手你沉约?”史密斯同时提出一个让众人都为之困惑事情。

    “因为闭环!”回答的是琴丝。

    但琴丝的回答显然还是让众人困惑,琴丝随即道:“太阳之下,没有新鲜事。若我没有想错,最初说出这句话的人,可能知道一个秘密……”

    环望众人,琴丝说出一个让太多人震惊的结论,“大千世界难以尽数,如眼下这般境况的事情,并非一个!”

    众人心惊,史密斯不由惊悚道,“你想说……还有别的洋葱空间,发生着一样的事情?”

    “为什么不可能?”

    琴丝澹然道,“那个空间的夜星沉或许死了,那个空间的琴丝、水轻梦或许早就牺牲,那个空间的暗界说不定已被女修的力量占据!”

    众人越听越是毛骨悚然。

    “但这世上只有一个单鹏。”

    琴丝凝声道,“这是单鹏的优势,因为他早就如一。可这也是单鹏的劣势,因为以他一人,渐渐无法对付渐渐变多的女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