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涯无痕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栽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听是吴四宝,林创当即就料到发生了什么事,无非就是李士群怕自己报复,求到了佘爱珍。

    而佘爱珍发飙了。

    林创羊装不知,问道:“怎么了宝哥?”

    “小明,你快来吧,你姐疯了,把我脸都给挠烂了,大嫂给她送了一块表、一块布料还有十根金条,也让她给扔了。”吴四宝道。

    “哦。你师哥呢?”

    “别提了,我师哥也被她指鼻子挖眼地给骂了,还口口声声给我师父打电话,让我师父来评理。”

    “好吧,我知道了。”

    “小明,你快来啊,除了你,没人制得了她,她谁的都不听,就听你的。”吴四宝的声音带着哭腔,哭腔里带着凄惨,隔着话筒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的战栗。

    “好,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林创轻蔑地一笑,道:“快来?等着吧你们。”

    “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易莲花问道。

    她最关心的是林创的人身安全。

    自从林创被不情愿地叫走,她的心一直悬着,直到林创安然回来。

    在见到林创那一刻,自家先生面带愤怒,显然心情极差,而且给高全岭下达命令时,都带着一股子气。

    她当时没有去想先生为什么生气,因为在她看来只要人安全,其他都不是事。

    丁曼丽是用她的方式给自家先生解压,逗得他开心一笑,现在又见他脸上露出轻蔑的笑,知道他已经成竹在胸,已经彻底从气愤中出来。

    所以,她这时才问自家先生生气的原因。

    “田春才被人杀了,杀人方式很特别,特工部那些蠢货一筹莫展,李士群破不了桉,才让我协助破桉。我当然不会任他指使,于是以张守正为要挟,逼我破桉。好在桉破了。

    但他却把凶手给放走了,有把的烧饼落到我手里,这不急了,求到我姐那里去了。没想到,我姐发飙了,根本不买他的账。”林创把事情讲了一个大概。

    “不对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得罪你对他有什么好处?更别说还有这么多的关系纠缠着,完全得不偿失嘛。”易莲花问道。

    “不知道,应该有重大原因。否则,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干这样的蠢事?”

    易莲花琢磨了一下,道:“蠢事吗?也未必,我觉得他非常聪明。他设的是一个无解之局,若是别人,怕是很难破解。只不过他遇到了比他聪明百倍的人罢了。”易莲花敬佩地看着林创道。

    林创一想,也是,自己确实是地下党,张守正给自己透露的消息,也确实是自己传出去的,李士群若不聪明,就设不了这个局,也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其实,自己也是一度感觉非常难办,只不过机缘巧合,李士群想要立功的心思被自己巧妙地利用了而已。

    想到这里,林创不由地小小地佩服了自己一下,手摸着下巴,道:“你说得也是哈……。”

    “先生,接下来怎么办?牵涉到了吴四宝和姐,总不能不给他们面子吧?”易莲花问道。

    林创也明白,有这两个人横在中间,自己确实很难办。

    但,必须弄清李士群除了怀疑自己是地下党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促使他针对自己。

    还有,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不过,代价嘛,李士群身上还真没有自己想要的。

    钱,自己不缺,也不稀罕;权,自己两个要害权力部门的局长一肩挑,再想进一步现在也无可能。

    那李士群还有什么?

    但若是就这么放过他,真有点不甘心。

    正在想着,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

    林创接起来一听,是张守正:“先生,我是守正,我回家了。”

    “回来就好。没受委屈吧?”

    “没有,没动刑,就问了几句,我啥也没说。”

    “没受委屈就好。明天接着上你的班,就当啥事没发生就行。”

    “是。先生,黄松群亲自送我回来的,还要给我一笔钱,我没要,给他扔出去了。”

    “为什么不要?傻呀?给珠珠买好吃的也好啊。”

    “我没请示先生,怕影响先生的部署……。”

    “影响不到我,他们现在千方百计想要撤我的火呢。记着,只要黄松群再上门,就给他狮子大开口,不怕他不答应。”

    “是。他再来,我就给他要一千美元……。”

    林创一听,不由气结:“你没见过钱啊?算了,黄松群再上门,让一萍应付吧。”

    “是。”

    放下电话,林创对易莲花说道:“张守正真是太小家子气了,收礼都不敢。”

    “一千美元不少了。”易莲花道。

    “多吗?”林创反问一句。

    易莲花不说话了。

    是,对于你来说不多,但对于一般人家来说,一千美元那就是天文数字。尤其现在物价涨起来了,法币和日元贬值贬得厉害,美元这种硬通货,越来越坚挺。

    一千美元可以买4000斤猪肉、24000斤大米。

    林创想了想,觉得无论从哪方面讲,自己和李士群的矛盾都不应该摆到明面上。

    于私,是因为吴四宝和佘爱珍,不能让他们为难;于公,自己的身份也不宜树这么一个强敌。

    所以,最后一定是要“和解”的。

    但,不能这么便宜了李士群。

    既然不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那就跟他栽根刺,不能让他太痛快了。

    想到这里,林创拿起电话,要通了犬养健的电话。

    “机关长阁下,我想登门拜访,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接见?”林创半开玩笑地问道。

    “哈哈哈……,林桑,重光堂的大门永远冲你敞开着,什么时候来不行?跟我还这么客气?”犬养健大笑着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林创让易莲花把丁曼丽叫来。

    “我去犬养健那里,然后会去吴家,如有胡逢治的消息,马上打电话告诉我。”林创命道。

    “是。”丁曼丽应道。

    林创带着易莲花出了门。

    他没注意到,跟在身后的丁曼丽,幽怨地瞥了他一眼,撅起了小嘴。

    刘二勐开车,三人来到重光堂。

    林创把今天发生的事一说,犬养健脸色越来越难看,等林创讲完,他拍桉大怒:“八嘎!”

    林创心道:“呵呵,只要开骂就好,这根刺算是种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