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书童凶猛

第77章 赔不起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说话的人是一个山羊须中年人,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廖斌。

    他来的时候,看到黄茵茵命在旦夕,心中也在暗骂谦和等人废物,这么一件小事都办不好,还闹出了人命。

    如今见黄茵茵救了回来,也是松了一口气,南离宗是不禁弟子争斗,但相互残杀是底线,任何人敢越界,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常松皱着眉头,等着邓晨毅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邓晨毅也没有迟疑,立即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邓晨毅虽不讨人喜,但谁都知道他贡奉点多的是。

    刚刚为了救黄茵茵,直接使用了两千五百贡奉的丹药,这还不算请岐黄堂的人。

    而水真草虽然珍贵,那也是批量的情况下,这区区几株单一的灵药,能值几枚蕴真丹?人家犯得着去偷?

    谦和眼珠一转,立即说道。

    “邓晨毅的贡奉点虽多,但谁会嫌弃资源多?就算不是他想偷,也必定是黄茵茵偷的,邓晨毅必是同谋无疑。”

    黄茵茵年纪小、修为低,在杂役峰也算是最穷的那一群人,说她偷盗水真草换资源,倒是有可能。

    邓晨毅冷笑一声,问道。

    “那你的意思是,亲眼看见我们偷水真草咯?”

    谦和想也不想的一口咬定。

    “没错!你们偷了水真草想逃,被我们抓了个现行,还敢说是捡的,根本就是在狡辩,这里这么多师兄弟,大家说说,可曾有谁捡到过水真草?”

    这碧月湖中水真草无数,却不会自己飞出碧月湖。

    而采集押送的人,从来都仔仔细细,别说好几株,就算是一小节都不带掉的,都是些杂役,掉了可赔不起。

    有些人已经摸不准了,廖斌冷冷的盯着邓晨毅道。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哈哈哈......”

    邓晨毅顿时大笑了起来,向湖边走了一段,弯腰捡起了那几株水真草。

    回来后,他高举水真草朗声说道。

    “我虽然不了解水真草的特性,但这几株的根茎,已经完全干枯,草身和草叶也严重缺水褶皱,莫非水真草一离水面,就会变成这样?”

    常松拿过一株看了看,笃定的说道。

    “从这株水真草的干枯情况来看,必定已经离水一整天以上,谦和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随意栽赃诬陷同门,该当何罪!”

    谦和等人心中一紧,他们奉命找借口将邓晨毅带走,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

    他也想不到三更半夜,邓晨毅会去碧月湖边,临时下水采集不现实,肯定会被对方发现。

    他便派人回去,在昨天采集的一批水真草中,随手带了几株过来,没想到却成了致命的破绽。

    邓晨毅今天才来杂役峰,显然是陷害不到了,他立即说道。

    “肯定是黄茵茵昨天偷的水真草,将之藏了起来,今天才过来取的,对!一定是这样。”

    邓晨毅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不屑的说道。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白痴吗?有谁偷了东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把赃物藏在案发现场,等到第二天再跑一趟?”

    “更何况,刚刚你还说,亲眼看到我们在湖中偷的水真草,你现在又换了一副说辞,你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这......我我......”

    谦和脸色发白,这才明白,刚刚邓晨毅问的那个问题,就开始在套路他了,此刻已经不知该如何自圆其说,只能向廖斌投去求助的目光。

    “谦和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押送水真草的时候,将如此珍贵的灵药给落在了这里,还险些错怪好人,罚你们半年月奉,这片区域的水真草,也不用你们负责了!”

    廖斌也担心,谦和供出是他指使的,虽然他不怕,但也是麻烦,立即做出了惩罚,说完转身就走。

    众弟子一惊,这个惩罚可不轻了,尤其是采集押送水真草的任务,不但月奉更高,而且其中的油水也是很足的。

    谦和等人心中虽然不甘,还是立即躬身应是,他们知道,这是廖斌在给常松交代,也跟着便要离开。

    邓晨毅冷哼一声。

    “这就想走?你们不觉得太便宜了吗?”

    廖斌脸色一沉,阴测测的说道。

    “怎么?你对我的处理有意见?你可别得寸进尺!”

    他都已经让步了,这小书童还敢不依不饶?这是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常松也猜得到,这次的栽赃陷害,九成九是出自廖斌之意,但他还是给邓晨毅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到此为止。

    凭这么点事,根本不可能扳倒廖斌,继续下去毫无意义。

    邓晨毅却当做没有看到,你们之间的博弈,与我无关!

    “廖管事的处理公平、公开也公正。”

    常松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小子总算还听招呼,阴沉的廖斌也稍微缓和,暗道一声:算你小子识相。

    可接下来邓晨毅的话,顿时让他怒火丛生。

    “关于他们押送水真草失职之时,廖管事的处理,我等心服口服,但他栽赃陷害我和黄茵茵,并下重手伤了黄茵茵。”

    “若非常管事及时出手相救,黄茵茵恐怕已经不治身亡了,如此恶劣匪徒,相必也是廖管事深恶痛绝的,还请廖管事主持公道。”

    谦和等人脸色大变,廖斌也被逼上了烤架,刚刚才说他公平公正,若是处理轻了,那不是打脸吗?

    刚刚已经处理得不轻了,若是再加重惩罚,以后谁还会尽心尽力为自己办事了?真是岂有此理!

    他的眼中已经隐现了杀机,冷冷的说道。

    “此事完全是误会,好在你们都没事,至于黄茵茵的伤,都是修行武道之人,受伤也在所难免,让他们负责她的伤药费,再补偿你们十枚蕴真丹,如何?”

    围观众弟子个个脸色古怪,谦和等人的心都抽搐了起来,急声道。

    “廖管事,我们......”

    廖斌冷眉一竖,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怒声喝道。

    “闭嘴!”

    【怎么滴?老子的话不好使了是不是?那个卑贱的书童敢忤逆我,连你们这些办事不力的蠢猪,也敢质疑老子了是不是?】

    他来得稍晚,并没有看到,邓晨毅使用了护心丹和雪月生机胶,来救治黄茵茵。

    就凭常松运功疗伤便救活了黄茵茵,这样的伤能花得了多少费用?

    再加十枚蕴真丹,你们这么多人,平摊也用不了多少,你们还不服?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谦和等人脸若猪肝的把话憋了回去,邓晨毅立即说道。

    “廖管事果然公正,怕就怕他们赔不起。”

    这么一点东西也赔不起,真是狗眼看人低,廖斌不屑说道。

    “我廖斌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还能赖你一个小杂役的账不成?他们要是赔不起,你尽管招我要,哼!”

    面色古怪的围观弟子们,已经忍俊不住双肩微耸了,真想看看廖斌知道真相后,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