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删节全本)

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删本节全本)第23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合院式的豪华楼房之外另有十几栋豪华客房,整个后院有如人间仙境,花园泳池,还有一大片果园,更有一个一甲多供家人垂钓的鱼池,一片偌大的庭院如今就只住着父母亲哥哥嫂嫂和他们三个子女。

    慈芬的车子驶进庭院大门,缓缓的把车子停下,刚下车,走在最前面迎接她的哥哥,便给了她一个暧昧的微笑。

    先拜了寿之后,久未见面的兄弟姊妹及甥侄辈们免不了聚在一起寒喧或各自凑对相叙畅谈,而阿德当然奔到妈妈身边撒娇去了。

    过一会儿,如果有心人稍微留意一下,便会发觉家族成员中,哪个人偶尔不见了,哪人凑巧也突然失踪了。原来都偷情去了,反正这么一大片庭园,到处尽是可藏身的乱lun偷情之处。如此情况持续到宴会结束还在进行中,甚至筵席中有人不惜牺牲一餐丰盛的山珍海味,而热衷於这种家族乱lun偷情的刺激感。

    慈芬在与妈妈闲聊时,暗中默默观察着这种有趣的现象,身体不由得一阵火热,毕竟自己也在期待这种变态的乱lunyin戏。

    忽然哥哥在妈妈背后不远处向她比了一个手势,这是她和哥哥之间的暗号,这暗号代表大厅后面十几间客房的最左边,大储藏室里的一间密室,这也是从前她们时常幽会的地方,她向哥哥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脑海浮现哥哥rou棒粗壮的形状,yinbi内立刻搔痒起来。

    看到哥哥往大厅后门离去,慈芬敷衍了妈妈一番,随即跟着哥哥后面而去。经过客房快到储藏室的转角,突然间听到旁边仓库里传出yin荡的叫声,她稍微楞了一下之后微笑的离开了,原来是儿子正在干他舅妈,没想到正要和哥哥偷情,而自己的儿子也正在和哥哥的老婆淑真偷情。难怪在筵席过后,就一直没见到儿子的踪影

    先前在筵席中,小强原本是坐在妈妈身边,和亲戚们高高兴兴的吃着佳餚。坐在他右边的是表妹,也就是舅舅仁昌的女儿小敏,而舅舅就坐在对面,他的旁边是舅妈淑真,淑真的旁边则是她大儿子阿杰。

    大家边吃边聊着,阿强则对表妹大献殷勤的挟菜倒酒,偶尔也和对面的舅妈表哥敬酒聊天,可没多久好像舅妈表哥有点答非所问,并未专心听他说话,觉得有些奇怪。仔细一瞧,舅妈淑真的左手和表哥阿杰的右手都在桌子下面被红色的桌布覆盖着,阿强觉得有点蹊跷,再看舅妈持着酒杯的右手有些颤抖,娇艳的脸上充满**兴奋渴求的表情。阿强豁然明白了,阿杰现在一定用手指cao他的妈妈。

    阿强心想舅妈母子也太大胆了,竟然在这种筵席场面公然做这种事情,而且就在她丈夫身边。阿强假装把空瓶子放到桌子底下之际,掀起桌布迅速的把头探进桌下,猝然看见舅妈无耻的张开双腿,而表哥的右手三个手指并拢,正插入母亲充满yin水的荫道里面,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妈妈的yinbi。

    阿强真不敢相信舅妈竟然没穿内裤,只见她黑茸茸的荫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黑压压的一片,而红红的阴沪,随着儿子手指的搅动,她的yinbi内已经洪水泛滥,yin水不断地汨汨流出,渗漏到整个丰腴的阴沪上和大腿内侧。不断喷出的yin水甚至顺着湿漉漉的荫毛慢慢地往下滴。而舅妈的左手握住儿子的大rou棒,上下快速的套弄,从gui头流出来一丝透明的液体滴到地上。

    一阵yin邪的刺激冲进脑门,阿强的大鸡芭开始在牛仔裤中发硬,他把手伸进裤袋用力握住自己的棒棒,眼睛却紧张地看着这对yin秽的母子互相手yin。

    阿强不敢多看,怕被发觉,他顺手拿了一瓶饮料挺身坐正,若无其事的向左右一看,诸亲友顾着吃菜喝酒或聊天罚拳,根本就没人发觉舅妈母子的异常举止,连舅舅仁昌都不知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就在他身旁**,还和邻座的四姨丈吆喝罚拳呢阿强转头看了妈妈一眼,瞧他和四姨妈慈萍聊得正起劲,好像对於舅妈母子的yin乱行为恍如未见。

    忽然妈妈也转过头来冲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神秘的一笑,原来妈妈也早就发觉了。

    只见此时淑真娇躯微颤紧咬牙关,看得出她在极力地防止呻吟声自嘴中流出。而慈芬好像也被激起了yin性,yinbi骚痒难耐,她把右腿紧紧的贴住儿子阿强的左腿不停摩擦,接着把原先搁在桌面的右手伸到阿强跨下,紧紧的握住儿子已经坚硬如铁的rou棒,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妹妹聊着。

    阿强被妈妈的举动吓了一跳,鸡芭被妈妈这么一握更形坚硬,他紧张地瞧了一下四周,还好并没有人发现,他激动的把手从餐桌下伸进妈妈的短裙里,隔着内裤抚摸妈妈的骚bi,慈芬的内裤早已被流出的yin水沾湿了。阿强隔着内裤抠弄妈妈的阴沪,慈芬的**忍不住微微抖动,bi腔像是被虫咬般的骚痒了起来,yin液又从肉bi口流出。

    阿强正想把手指插入妈妈的荫道时,见到舅妈淑真在儿子阿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偷瞄了一下身边的丈夫,然后起身离开了。阿强偷偷的注视着舅妈往中庭走进大厅,然后从后门出去。而阿杰则环顾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也起身离开,跟着妈妈同一方向而去。

    阿强悄悄的在妈妈耳边说道:「我要去偷看舅妈和表哥母子乱luncaobi」也没等慈芬响应就匆匆的起身走了。

    阿强走到后院,看到仓库里有模糊的灯光射出。这仓库非常宽广,是阿强的外公囤积大型古董的地方,所以收拾得很乾净,里边还摆设有桌椅沙发,阿强小心的走到仓库外从窗户缝中望进去,看见舅妈和表哥拥抱亲吻着对方,阿强躲在窗户下不敢出声,只是静观其变,屋内的舅妈和表哥先是拥吻,慢慢的母子边吻边把上衣脱了,然后坐到沙发上。

    只见阿杰双手在妈妈丰满诱人的**上,放肆的抚摸揉捏,体会着妈妈成熟艳美**的肉感。淑真媚眼如丝的在儿子的耳边呻吟着:「喔妈好痒啊坏孩子弄得妈妈痒死了喔」她的双手正紧紧的圈在阿杰的脖子上,不断地亲吻着年轻的儿子。

    阿杰热烈吻着他的母亲,年轻的儿子吸吮着妈妈的红唇,他的舌头滑进了的淑真嘴里挑弄着,爱抚着妈妈这成熟艳美的肉感**。

    在外面偷看的阿强,一边看着母子乱lun的yin戏,一边掏出暴胀的rou棒在搓弄着。

    这时阿杰右手轻轻的滑向妈妈丰满性感的臀部摩擦着,然后滑向窄裙下肿胀的丰满肉丘,用力的抓弄抚玩着妈妈**的yinbi:「骚妈咪,你也真够大胆,今天这种场合,你也没穿内裤。」

    「嘻人家这样是方便你摸嘛这样不是更刺激你不是要妈妈平时不要穿内裤好让你随时方便插干吗嘻」

    「yin贱的妈咪,**我要把你的yinbi插烂,下贱的妈咪看儿子今天怎么插干你这臭bi」

    阿杰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撩起妈妈的窄裙,将她双腿大大的打开,她那覆盖着浓密荫毛的美丽阴沪,正毫不羞耻的正对着他。阿杰把头埋进妈妈的两腿间,吸吮妈妈的荫部。

    儿子的嘴唇,在母亲yin靡的肉穴上吸舔着。阿杰用双手拨开妈妈粉红湿亮的荫唇,不断的轻咬着妈妈敏感的阴核,溢出的yin水大量的沾在阿杰的脸上,然后跟着也顺着屁股滴流在沙发上。

    「啊好痒阿杰你舔得妈妈好痒呀好儿子妈妈想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鸡芭干我大鸡芭儿子快干你yin荡的妈咪吧」阿杰热烈地吸吮着妈妈的bi腔,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妈妈两条细腻雪白修长的**,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拨开妈妈红嫩的荫唇,一手扶着坚硬已久的大鸡芭,充实有力地插入妈妈紧窄又多汁的bi腔洞里,淑真下体紧紧包夹着儿子火热rou棒的yin唇,阵阵的颤动抽搐着

    「啊爽死了对干死我妈妈想死你了,快用力干妈妈从刚才你在餐桌下用手指插干妈咪yinbi时,就好想当场让你干了啊儿子,快干妈干死我干死你yin贱的妈咪插烂我的骚bi啊」

    阿杰屁股一上一下用力的干着妈妈,猛烈捣撞着妈妈的花心。而淑真则yin荡地配合着儿子的**,上下抬着屁股,口中yin叫道:「好儿子,快干妈用力干啊快干妈妈

    妈妈是yin妇cao死妈妈妈妈骚bi生的好儿子,快用你的大鸡芭插干妈妈干烂妈妈的贱bi啊」

    淑真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对着儿子的大鸡芭凑上来,好让她的肉穴跟儿子的大鸡芭更紧密地配合着。

    淑真虽然已生过三个孩子,但**还是很紧,所以每当鸡芭插入,两片小荫唇就内陷,而紧刮着gui头,使经过这么一**,gui头和子宫壁就磨擦得很利害,让阿杰感到又紧凑,又快感的。

    阿杰被夹得一阵酥麻,屁股用力疯狂地猛插了几十下道:「我的亲妈咪yin贱的好妈咪啊你你的浪bi骚bi夹得你的心肝宝贝儿子舒服极了妈咪你实在太美了唷妈咪你儿子的鸡芭非常的舒服唷喔儿子爽死了

    」

    阿杰边用力插干,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gui头在bi腔里面频频研磨着花心的嫩肉,淑真被插得浑身酥麻地双手抓紧了沙发,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地配合着儿子的cao干。

    「啊亲儿子快点用力再重一点干我用力干我用你的大rou棒干死你的妈妈吧喔喔天啊这样的感觉太强烈,儿子你真会干妈爽死了啊乖儿子狠狠地干妈咪热热的**哦喔爽死我了」

    淑真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动着屁股,用又湿又热的阴沪紧紧地吸住儿子的rou棒,嘴里不住地**着:「用力哦用力孩子再重点哦我的宝贝儿子你插得妈咪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点用你的大rou棒干死妈妈吧喔妈咪的yinbi永远要给自己的儿子插喔亲儿子啊妈快来了啊你也跟妈一起吧我们母子俩一起来吧妈快给你了啊」

    阿杰奋力的**奸干着妈妈的小yinbi,看着娇艳欲滴的妈妈水汪汪的媚眼望着自己,一副yin荡骚浪的模样,再加上那yin荡无比的**声,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动整根大鸡芭,顺着yin水狠狠地插干着妈妈那湿润的**。

    阿杰用尽全力狠干着,同时叫出:「妈妈你的小bi夹得我好舒服我的gui头又麻又痒妈妈我要射了」

    「阿杰妈妈也快泄了妈妈被亲儿子干得爽死了啊亲儿子妈妈被你cao得好舒适喔妈妈好痛快我要泄泄了啊妈妈妈妈要要泄给你了啊」

    淑真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直泄而出,阿杰的gui头被妈妈的yin水一烫,紧跟着棒棒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乱lunjing液也猛射而出,阿杰抽出棒棒,乱lun的jing液喷在妈妈的肚皮上,俩人紧密拥抱亲吻着,两人好像一对小夫妻一样。

    阿杰柔着妈妈的那对巨ru问道:「妈儿子干得你爽吗」

    「嗯乖儿子,你先离开,让妈休息一会儿后出去,才不会被人撞见」

    第二章yin乱的母子

    在外面偷看的阿强,见表哥快走出仓库,连忙躲到屋旁一棵大榕树后,待表哥离去后,阿强闪入仓库内,悄悄地来到舅妈身边,贪婪地看着舅妈被儿子蹂躏过的**。**后的淑贞满足地昏睡在沙发上,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yin靡万分。

    凝视着舅妈那美丽的**,阿强两腿间血脉贲张佈满青筋的大鸡芭,正在一跳一挺地直立着。

    忽然,淑真一个翻身面向沙发椅背,整个白嫩圆翘的丰满屁股正好对着阿强,那佈满jing液的yinbi,鲜红的荫道口一张一张的还在滴着yin精。看到这yin靡的景像,这时的阿强哪还能忍耐得住,三两下把衣服脱个精光,双手扶着快胀爆的粗壮rou棒,从屁股后面插入舅妈的yinbi。

    「啊坏孩子快别再干了,晚上找个时间妈在让你cao个够你快去待会儿大伙儿没见我们母子,找到这边来被看到怎么办」

    淑真反手推着同时一转头,看见干着她的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自己的外甥阿强,大吃一惊:

    「啊阿强你怎么怎么会是你」

    「舅妈谁叫您长的这么美丽又性感,又那么骚浪yin荡呢不管,我今天要cao死你。」

    阿强继续不停的猛力cao干。

    「阿强你怎么可以你不可以干我我是你舅妈啊」

    「舅妈,你还装贞节你连亲儿子的鸡芭都cao过了,还有甚么不可以的」

    淑真本就yin荡无比,早就和公公和小叔都有一腿,况且老早就想诱惑阿强这英俊的外甥来干她了,如今和儿子的奸情被阿强撞见,正好可装成被要胁,让阿强来狠狠的插干自己yin荡的骚bi。

    「好吧死阿强,你这坏外甥,既然你要干,舅妈就让你干吧不过」

    「不过什么」

    「我和我儿子caobi的事,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喔」说罢,淑贞用丰满的臀部yin荡地顶撞着阿强的耻骨,配合阿强火热的大鸡芭插干。「和儿子caobi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也常和我妈caobi」

    「当真」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哇我只知道她跟你舅舅和你外公都有cao过bi,没想到她也和自己的儿子乱lun。慈芬也真够yin荡啊」

    「不要骂我妈,你还不是和自己儿子乱luncaobi吗我干死你你这yin贱的母狗,我要cao死你,我插死你,竟敢骂我妈我干死你干死你这臭表子,干死你干干干

    干干」

    阿强从后面将舅妈抱住,双手抓住她那36f肥美的巨ru猛力地揉捏着,大鸡芭在舅妈浪bi里狠狠地连续cao干几十下,插得yin水四射,响声不绝。

    淑贞被插得大声**道:「哎呀冤家好外甥你真会干干得我我真痛快阿强会插bi的好外甥太好了对我是臭表子快呀干死我

    哎呀阿强你干得我舒服极了美太美了」

    淑贞的两片荫唇一吞一吐的,极力迎合阿强大鸡芭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沙发上乱抓,屁股死命地向后挺动,配合阿强的插干。看到舅妈那股yin荡骚浪模样,使得阿强更用力的插干,插得又快又狠。

    「骚舅妈臭表子我我要干死你」阿强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舅妈的白嫩的臀部。

    「对我是臭表子我是千人插万人干的yin贱表子干死骚舅妈啊我死了哦」淑贞猛的叫一声,达到了**。

    阿强觉得舅妈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芭,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沖向自己的gui头。阿强发狂的揪住舅妈的身体,猛力向前奋力一挺,将酌热的jing液毫不保留的射进舅妈的子宫深处

    且说慈芬到了储藏室的转角,突然间听到旁边仓库里传出yin荡的叫声,知道是儿子正在干他舅妈之后,微笑的离开了。来到储藏室外,她环顾四周一下,进入储藏室,哥哥从密室把头伸出门外向她招手,一进入密室哥哥双手一抱,紧紧地将她丰满的**搂住。

    「喔哥哥想死妹妹了」慈芬抬起头,对上哥哥的嘴,热烈地吻了起来,「啊喔老天真好」

    「我爱你,哥哥。」她一脸满足地说。

    「我也爱你,妹妹。」仁昌响应着,再度热烈地吻了起来。

    仁昌伸手到她的荫部,撩弄妹妹的荫唇,不停地将两片荫唇上下左右地搓弄着,中指插入荫道,一进一出的**,慈芬的bi腔随指头的插干带出大量yin水,那情景十分yin靡。

    慈芬的臀部快速用力地摆动,挺向哥哥粗硬的鸡芭:「喔哥哥干我,哥快干我待会儿妈她们又找人了快啊快干啊我受不了了」

    听到美丽yin荡的妹妹这样的哀求,仁昌顿时热血沸腾。急忙一手掀起妹妹窄裙,拉下三角裤,一手握着粗硬的鸡芭对准妹妹的荫唇,疯狂地将它塞入她的yin洞用力的猛干起来。妹妹立刻挺着肥臀向前迎合,仁昌一下子深深地插了进去,只留下阴囊在外面。

    「啊哥哥就是这样快干我」她大声呻吟:「这正是我需要的你的大鸡芭干得妹妹的**太美了快啊快干啊好爽」

    「用你又大又硬的鸡芭干我干死你的亲妹妹我要啊我要爽死了哦哦哦我是个坏女人好哥哥,亲哥哥干死你眼前的这个yin妇妹妹吧」

    慈芬骚浪的yin叫着,身体剧烈地震颤。她疯狂地旋转屁股,荫唇用力顶着哥哥的根部,身子完全抱在他的怀里,下体紧紧相贴,不住地摩擦着。

    「喔喔哥哥快哥哥」她尖叫着:「我要来了喔喔干我

    干我哥哥我不行了喔快了快来了」

    慈芬闭上眼睛,头往后仰,屁股猛往前挺,一下一下地套弄着哥哥的rou棒。仁昌伸手抓着她挺拔的双峰,用力地挤压,揉搓着。

    「啊亲妹妹哥哥干得爽不爽喔你的bi好紧夹得我爽死了啊

    」

    捉住妹妹的两片屁股,用力地**着,妹妹的臀部左右摆动,荫道急促地收缩,紧紧吸住仁昌的rou棒,挺拔的双峰随着每一次冲击而颤抖。一阵剧烈的震颤后,慈芬倒在了哥哥身上,紧缩的阴壁随着**的到来剧烈地抽搐。

    「啊啊好爽啊好舒服喔美死了大鸡芭哥哥太好了小bi快被干干烂了啊啊我要丢了啊唷喔不行了」

    妹妹尖叫着,屁股疯狂地摆动。仁昌紧紧捉住她的屁股,rou棒猛烈的往前冲撞,将rou棒插进妹妹身体的最深处。感到全身发热,rou棒在妹妹温暖的bi内阵阵的跳动,gui头开始发麻,jing液即将倾巢而出。

    他大吼一声:「喔来了要射了啊」紧紧地搂抱着妹妹不住颤抖的身体,仁昌的jing液源源不断地喷射进妹妹的子宫内

    想着昨晚与哥哥激荡的性茭,到现在慈芬还觉得bi内在抽搐着。看着还尚陶醉在昨天兄妹乱lun激情中的母亲yin荡的模样,阿强双手从紧身t恤上用力猛抓丰满的ru房揉搓:「妈妈除了和舅舅乱lun外还跟谁乱lun」因为用力过猛,ru房在阿强的手中变形,从指缝冒出柔软的肉。

    「啊你都知道了还要问人家啊」

    「我喜欢听嘛,你再重复讲一次给我听,这样我会更兴奋也会更让你爽不是吗」

    「啊妈妈妈妈还和你外公乱lun还还有你小舅和你的叔叔啊

    」强烈的快感使身体如火一般灼热,慈芬不由得扭动身体发出哼声。违反禁忌的乱lun的刺激感,使得她因为兴奋而呼吸急促。

    「真是yin荡的妈妈,和那么多亲人乱lun」

    阿强激动的把右手慢慢地往妈妈的肚子摸下去,滑过下腹部,隔着窄裙摩搓荫部,边抚摸边把窄裙往腰部卷,刹那间,妈妈的整个毛茸茸的荫部,都落在阿强的手掌之中。啊原来妈妈根本就没有穿内裤。

    阿强摩搓了一下湿漉漉的荫毛说:「好yin贱的妈咪唷,连内裤都不穿。」说着手指揉搓妈妈潮湿温暖的荫唇道:「是不是早就等着让亲儿子干啊」

    慈芬因乱lun的刺激,所引发高涨的欲火已经使得阴沪里的yin水大量的溢出,浓密的荫毛及yinbi早就已经**了。

    「讨厌哪,都是你这坏儿子害的,妈刚才在厨房做饭,你一放学回来就从后面搂着人家,一手搓弄妈的ru房,一手伸进裙子,隔着内裤摸着妈的阴沪,还用二根手指伸入妈的肉缝中挖弄,害人家痒得难煞,bi内流出一大堆yin水,把整条三角裤都弄湿了,才把它脱掉的。」

    阿强用指头拨开湿透的浓密的荫毛,摸索着充满yin水的荫唇,手指头探进荫唇在荫道口来回地着。

    「你这yin贱的妈咪,和那么多亲人乱lun了,还引诱自己儿子和你乱lun,真是yin乱的母亲啊」

    儿子的话让她想起二年前,诱惑还没有试过女人滋味的清纯儿子的情景,不禁觉得自己bi腔的深处骚痒难当,一股热流缓缓流出。

    「啊啊还不都是你这小色狼啊每次啊都用yin亵的眼光偷看妈咪的身体,还把人家的三角裤拿去自蔚啊受不了了」

    yin秽的对话更激起二人的yin欲,妈妈将双腿尽量张开,儿子立即把手指插入湿热的快要沸腾的bi洞里去。中指插入妈妈火热的bi里后,毫不费力的就一入到底,手关节顶到长满荫毛的**。这一刻所带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剧烈无比,让他几乎窒息而死。

    「喔是的乖儿子用你的手指干妈的yinbi啊妈妈是个yin贱女人妈妈喜欢和儿子乱lun啊啊」

    慈芬yin荡地不断的扭动肥臀,迎接儿子的手指,同时缩紧洞口,洞里已经**,溢出来的蜜汁流到大腿上,再滴到地上。

    「喔对用力抓用力抓揉妈妈的ru房把妈妈的ru房掐破啊喔

    插妈妈的yinbi喔你的手插得你插得妈好爽再用力插啊插死乱lunyin荡的妈妈」

    阿强更用力的抱紧妈妈,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猛烈的戳插着荫道,左手继续用力揉搓ru房。

    「喔乖儿子亲儿子啊用力插快快用你的手指插干妈咪

    yin荡的骚bi」

    慈芬疯狂的摇摆着肥臀,右手伸进他儿子内裤握住坚硬的鸡芭,不断的上下套弄着。

    「阿强乖儿子喔妈妈好舒服你的手指干妈干得妈妈好爽爽死妈咪了」

    在儿子面前露出yin荡的模样,这时候慈芬开始猛烈摇头,同时发出兴奋的吼叫:「啊

    好啊妈妈的阴沪快要溶化」一面叫一面翘起脚尖,或向下收缩,但还不能表达极度的快感,拼命的开始扭动屁股。

    「啊我已经我已经啊泄了」她的头猛向后仰,身体开始颤抖。

    妈妈的身子转过来,与儿子面对面,「喔儿子,你太棒了,我好爱你」慈芬一脸满足的说。

    慈芬脸上泛起yin荡的笑容,一边用力揉搓儿子的rou棒,一边把脸凑到儿子面前,他们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妈妈的舌头畅通无阻地进入了阿强的嘴里,和他热烈地交缠起来,妈妈的手伸进他内裤里握住儿子滚烫的rou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妈妈好舒服」他差点当场射了出来,妈妈的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鸡芭被妈妈柔细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妈咪,我已经忍不住了想和妈妈干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