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伺狼喂虎

分卷阅0读1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伺狼喂虎 作者:许落

    再次醒来是晚上十点,被秦阳亲醒的。

    烦得她揪住他头发扯了扯,警告他适可而止。

    秦阳委屈,因为有工作不能时时陪她,好不容易回来了她还这个态度。

    他一边扯她的睡裙想看痕迹,一边道:“你和陆知行他们做了吗?做了吧?就我没做。落落……”

    好嫉妒。

    许落生无可恋:“秦阳你克制一点。”

    秦阳直接将她压在身下,整个脑袋埋在她颈窝深深呼吸,像闹脾气的宠物需要主人好声好气充满爱意的哄和抚摸。

    许落叹了一口气,摸上他脑袋在刚刚扯的位置顺了顺毛:“乖,明天陪你好不好?”

    “只陪我一个,我哥不许来。”

    许落有些为难:“这……你跟我说也没用啊,你得跟你哥商量。”

    秦阳商量的方法就是不商量,直接带许落跑路。

    当然,没得逞——几个男人都把她看得太死了,哪有机会让她和谁独处一下下。

    许落跟他们待了一周,就回了德国。回去后,学业忙成狗。

    临近毕业月,才和傅延决定回国内发展。

    一同回来的,还有sunshe。

    sunshe很亲人,很快就和别墅里的五个陌生男人打成一片,尤其是秦阳,大概是同类的原因吧。

    许落回国后,处理好翻译和微博上的工作,她给自己放了长达半个月的假。这半个月,她一个人去了好几个城市走走停停,除了每天晚上八点准时和六个男人的视讯,其它时候他们都没怎么管着她。

    许落觉得往后的每年她都应该要有这个假期。

    太他妈爽了。

    至此许落一直觉得自己离开了谁、或者谁从她身边离开都一样,她能坦然面对。但几年的点点滴滴相处下来,他们和她早在彼此生命里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只是她还没有发觉。

    猛然发觉已经离不开他们的时候,是隔年的二月情人节。

    那天,六个男人赶早的下班回到家,进了自己房间,每个都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一个——

    关紧的遮光窗帘,室内一片昏暗,床上一具香软滑腻的女人身躯……

    呼吸开始灼热沉重,裤子都差点脱了,才发现不对劲。

    一开灯,这他妈的是谁?!许落呢?!

    几个男人怒气腾腾从房间出来,相。互对视了一眼,去找人。

    许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人在漫天情侣的电影院里咔咔吃爆米花。

    看完电影出来,她边啜奶茶边听到有人说好帅,抬头一看,六个身材高大的英俊男人冲自己走来,神情阴沉。

    糟了。

    她进电影院的时候习惯拍电影票发微博打卡了,直接暴露了位置。

    许落心生不妙,调头就跑。

    奈何个个身高腿长,将她揪住就逮了回家。

    许落左看看右看看。

    雷施城冷笑,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别看了,你给我们精心准备的情人节039礼物039已经被赶走了。现在只剩你一个女的。”

    然后就见这混蛋小心翼翼地问:“你们不喜欢吗?”

    六个男人气得快升天,“许落你什么猪脑子?”

    “……”许落,“不喜欢就不喜欢,还骂什么人啊,下次让你们自己挑好不好?我真的不介意……唉唉,秦阳你干嘛?!”

    秦阳拿了秦律腰间的手铐,一把将许落拷住,双手束在头顶。

    秦阳微微一笑,“不是让我们自己挑吗?挑好了,就你了。”

    第lt伺狼喂虎(nh)(7749)|脸红心跳

    ろЩ·o壹87929673

    第lt伺狼喂虎(nh)(7749)|脸红心跳

    第74章

    第一次和六个男人做,竟然是在这种情形下。

    许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舌头被吮得发麻,全身颤栗着到达无数次**,还没玩够的几个男人就打起了她后面的主意。

    最让许落意想不到的是纪琛——他早就在准备好了清洁灌肠的工具,放在房间里。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这心思的。

    许落有被气到,气得都说不出话了。

    这群男人真他妈绝了。

    清洁完垢物,六人开始争夺使用权,把许落晾在一边。

    鸡贼的同义词叫秦阳,趁着五人争执,一把搂住许落,**往菊穴里塞。

    菊穴紧致窄小,难入,半个**插进去,许落就汗涔涔的摇头,娇娇的求他:“不要插那里好不好……”

    秦阳吻吻她的额头,“别怕,我慢慢来。”

    于是其他男人发现秦阳捡漏的时候,前端已经插进去了。

    许落怕他们要秦阳退出来,换上他们其中一人,难免就要重新受一次折磨,就死也不准他们拉开秦阳。

    秦阳也满头大汗,低哼着整根插进去,开始慢慢的动。

    小逼还能插,陆知行直接让秦律上去。

    许落夹在两兄弟中间,一个****,一个**后庭,隔着一层肉膜,这俩货还说着淫言浪语——当然,秦阳说的更多。

    而且这时候,他还叫她姐!!

    许落气到想翻白眼。

    “落落姐,我和我哥谁的**大?**得你更爽?”

    许落直接回:“你哥。”

    惹得秦阳黑了眼,按住她狂顶下身,插得她咿咿呀呀。

    就这样了还不饶秦阳,吻着秦律嘴角,“秦大哥……大**插得**好舒服呀……唔……用力点……”

    秦律被讨好,面色愉悦直哼哼,撞得她花心一片酥软,流着蜜水。

    秦阳嫉妒疯了,也不吭声,只吻着她后背,卖力地抽弄。

    许落在俩兄弟身上死了几回,又换了陆知行和纪琛。

    陆知行就着秦阳扩张好、且留下精液作润滑的穴洞直接一挺而入,纪琛则和他为人一样,温风细雨的插进**。

    陆知行手臂挽过她双腿,使她离了地面,小孩儿把尿似的**她,也方便纪琛**。

    许落**了太多次,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就记得他们射了之后,把她交给了傅延和雷施城。

    而这二人已经在前边四人弄她的时候,把自己撸射过一次,所以接手许落之后,并没有急着直入主题,而是吻着她摸着她,让她乖乖舔着两根**。

    “嗯……”许落闭着眼呻吟。

    又把另外四个男人看硬了。

    雷施城和傅延真正操起穴来,是狂野派的,插得许落眼泪直流,哭唧唧求饶才射给她。

    许落怀疑,再玩下去,她真的会被玩坏……

    今天,情人节,她许落,卒。

    被抱去洗澡,在浴缸里她忍不住睡过去了,醒来得知雷施城要走。

    这个走的含义,是走了就不再回来。

    意思就是不要她了。

    许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好像突如其来被戳了一刀,她心里难受,眼眶通红,脑袋发懵。

    她回过神来,甚至不问什么,只是转过身,“走就走吧,一路顺风。”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天还好好的,那么用力的插她**、吻她,怎么一睡醒就说要走。

    雷施城眉头拧了一下,似乎失望,对她的回答不满意还是怎么的,总之没说什么,拿着行李转身走了。

    雷施城走了好久,许落都已经吃完傅延做的早餐了,虽然吃不太下,但还是生生咽下去了。

    坐在沙发上发了不知道几分钟的呆,她才眼眶一热,流下眼泪。

    止不住,大哭爆哭。

    五个男人都慌了,许落死死咬着唇,用力咬着唇,想抑止住哭泣,可还是哭得一抽一抽。

    男人们给她擦眼泪,可泪水不断,怎么擦都擦不完。

    许落抱住双腿,脸埋在膝盖里,好久好久,久到她已经止住了眼泪,才听她说:“他怎么能不要我……他怎么能不要我!”

    许落说完,抬头抹了抹脸颊的泪,站起来走到玄关,穿好鞋拿好车钥匙就走。

    几个男人跟出来上了车,见她情绪不稳定还不想让她开车,但许落坚决要自己开。

    一路疾速,一路超车,在雷施城登上回家的车之前截住了他。

    许落很想骂他,一路都在打控诉他的草稿。

    可真的见到面,出口的却是:“能不能别不要我。”她也觉得自己很没有出息,可她不知道怎么留他。

    想象过有这么一天,但从来都是自以为的洒脱,要走就走吧,我也不拦你。谁想到真到这么一天了会这么难受啊。

    跟心里一块肉被挖了似的。

    眼见雷施城神情依旧漠然,许落被吓得直抽抽,又哭得喘不过来气。

    他去意已决了是不是。

    无论她怎么做都挽回不来了是不是。

    “雷施城你王八蛋!”

    “就等你这句。”

    她破罐破摔的骂骂咧咧和他的话撞在一起,许落一愣。

    雷施城:“许落你王八蛋,下次再把别的女人往我们床上送信不信老子……”荤话自动屏蔽。

    许落反应过来,破涕为笑,“再也不送了。你们都是我的。”

    “嗯,是你一个人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