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卡维拉大陆奇遇记(NP 高H)

被救了自己的人轮的奸(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刚忍着浑身疼痛脱力,挣扎着坐起的程橙又一次被压回地面上。

    这个发展完全出乎意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甚至对方要把舌头顶入她口中,都没反应过来要咬紧牙关阻止他。

    这回推倒她的不是不通人事的妖精,不是野蛮无法交流的野兽,而是人,是她的同类。

    怎么可能……希望越大,破灭时的打击越大,越是难以接受,她簌簌地抖了起来,况且她本来……她本来还满怀劫后余生的喜悦,努力组织语言想表达无尽的感激之情……

    这个吻相当粗暴强硬,不给承受者留半点挣脱的空间,稍稍一动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柔润的唇舌交缠,清晰的酥麻和疼痛传遍全身。她的舌被抵到软腭,压在齿缘,有力快速地扫荡她的每一寸,不给她留半点呼吸的空隙。程橙艰难地试图吸气,却被打乱节奏,只能呜咽着发出鼻音。

    红润的唇瓣被又吮又咬,口腔受到各个角度的细致攻击,在这样深入的强吻下,程橙根本没法分心顾及其他。合不拢的双腿被分开,软软地搭在他的腰侧。腿心被蹂躏撑圆的**还来不及合上,红嫩的小口无助地吐着精液和蜜水。本应紧闭成一道肉缝的私处,来了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被撑开,被强迫含着不同的粗棍,灌满各种液体。花唇外翻,穴口敞开,谁都可以肆无忌惮地从那里进入她的身体。透过穴口一窥,花径内壁原本粉润的嫩肉,已经被野兽操弄成玫红,从里到外,最私密的地方已经被没有遗漏地插透了。虽然红肿,里面却更加紧致。灌得太满吃不下的白浊兽精正从子宫淌出,一副承欢后被弄坏掉的样子,**得几乎有几分可怜了,甚至让人心生不忍。

    然而堵着她的唇的人并没看到下面那张小嘴的情景,就算看到了,被**控制的少年也只会激发心中的黑暗,想和野兽较劲,把她操得更可怜。

    希诺终于肯放过她的唇,转而直起身,在她腿间跪坐。交缠的双唇分开时,他在那双蒙着雾气,眼尾泛红,充满惊惶不可置信的黑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小小倒影,看见那只在人皮下躁动的野兽。

    ——在她眼中,现在的我和刚才侵犯她的魔物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可怕吧。这是少年的理智与善良被烧熔前最后的声音,随即,就连罪恶感也转为黑暗的,令人颤栗的浓烈**。

    白皙的双腿早就软弱无力,被提起架在臂弯,膝盖被夹着紧贴着他有力的腰,让被野兽撞红的挺翘的臀抬起,露出腿间被撑圆,仿佛里面还被一根大东西插着的**,正对着即将侵入者流着上一个被打败的施暴者的白浊精液。

    仿佛他打败那头魔兽,不是为了救下她,而是为了获得她,作为战利品。

    高高抬起的双腿间,流着精液的私密处一览无遗被人观看。程橙羞耻得想要死去,她努力缩紧小腹,  想让合不上的**也缩紧,起码不要张开一个随便谁都能插进去的小洞,起码不要在他人眼前失禁一样流个不停……

    抵在她打开的腿间,顶着红嫩贝肉的硬挺**,就这么被不知死活地夹紧吮吸了一口。

    初夏之海般的蓝眸里突然微微泛红如洇入血水。少年骑士满脑子都是把她摁在身下操得死去活来。握着她双腿的手忽然加力,猛地向身后一拽,指节在白皙皮肤上留下淡红痕迹,向前用力一挺身,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尽根没入,一下就深深撞到了花心。

    她里面软滑湿热,被撑开的嫩肉收缩着要排挤出入侵的巨物,却反而成了情人甜蜜的吮吸。下一秒那双腿又握在他掌中被掐着向外推,**用力从花径绞缠中抽出只留头部,再一次重重顶了进去。少年有力的胯和她圆臀撞击,**拍击声密集又激烈,听得人脸红心跳,不敢想那作为承受方的**被这样又深又重的**捣弄成了何等可怜不堪之态。

    程橙上身拖在草地上前后蹭动,树冠遮蔽下少见光照的绿草,刚才一会儿就被她下体流出的水液白精染上了污浊的色彩。下身双腿则完全被他掌控在手中,玩物一样完全不能自主地被人操纵着,肆意推拽迎合他**的节奏。他的动作太快,她刚开始又完全是懵的,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花心被撞了第二下,重得她快要喘不上气来,才慢半拍地哀叫出声。

    顶撞那样激烈,程橙哭着扭转身体,左右翻覆侧身,仿佛在躲避不存在的鞭子,却还是被每一下顶得小腹抽搐,抽噎着缩起肩膀蜷曲,想要缓和那深处都被撑开的可怕感受。

    刚刚承受过激烈程度过高的蹂躏,疲惫的身体又被打开,满涨的**让骨头都酥了,从身到心都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被强迫还能获得快感,本来就比被强迫这件事本身还让人痛苦羞耻。而少年情动的低吟中满是驰骋快意,舒爽满足,原本就悦耳的音色浸入**沙哑,更是撩人。就算她紧紧闭着眼睛,也觉得在被那声音侵犯耳朵,连大脑深处都不停颤动,混乱地热起来。

    假如她肯睁开眼睛,还会受到更大的刺激。

    俊秀美好的少年宛如天使,或是童话中的王子,而他染上**,暴露兽性和侵略性的一面,黑暗堕落的模样却反而让人更加心跳加速,难以呼吸。耀眼的金色碎发被汗水浸湿,犹如真正的光一般明亮夺目。而原本漂亮锐利的蓝眸黯沉满溢色气,将人轻易卷入,溺死。

    在希诺初入佣兵公会时,就因为年龄和外表倍受轻视,直到他接连挑翻了几位重量级的对手,人们才终于承认,这位少年骑士的武技,确实和他的容貌一样无可挑剔。

    马上,她就连上半身挣扎扭动的自由都被剥夺了。

    一双手突然从后面穿过腋下,握住她被冷落的**把她提了起来。虽然现在没被玩弄,但之前被收回利爪的肉掌蹂躏,被粗糙的舌面舔舐的白团子依然蜜桃一样透着粉,向前挺着,遍布红痕,两颗樱红勾人地翘着,肿了一小圈,好像掐一下就会淫荡地流出奶汁来。

    对方也的确那样做了,两团浑圆被重重一捏,又痛又涨,他还不过瘾般上下抛摇,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掐拧。

    下身还满满插着**,就被抓着**当着力点抱着向后靠在另一个人怀里。后背紧紧贴合着紧实的胸膛,呼吸间的起伏暴露对方难以抑制的**,他身上透过灼人的热力,烤着她汗湿敏感的背脊。

    另一个人……程橙脑海中瞬间浮现方才战斗时隐约的几个身影,几乎绝望到窒息。她努力忍着不在施暴者面前屈服,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掉下来,哭得眼睛都疼了,泪水的闸门似乎坏了,她从不知自己眼中蓄了这么多的水,低低的哭声几乎有了声嘶力竭的意味。

    这个姿势让**甚至进得更深了,小腹里还存着野兽之前射入的满满精液,涨得更厉害。而臀沟则顶着另一根气势汹汹,让她害怕的灼热肉刃。

    被撞击的嘤呜呻吟和难以自抑的抽噎,让她连话都说不清,只能语无伦次地求饶:“别啊……别这样……呜,饶了我,放过我……”

    “求求你……”程橙一只手放在抓着她一边饱满浑圆揉捏玩弄的手上,试图把那只修长的手拉下来,另一只手去推近在咫尺的胸膛:“求求你了……”珍珠色的皮肤微微发红,但是光莹细腻下是紧实有力的肌肉,根本无法推动分毫。

    假如她知道卡维拉最强力的春药“阿薇拉的**”,就知道这求饶当然毫无用处,她注定是要被猛兽分食抢夺的猎物。

    湿濡的**依然在被大开大合地**,红肿的**被惩罚般拧着转了半圈,强烈的电流在体内划过,她像离水的鱼一样抖着挺动几下腰,因为过分的**瘫软在身后人怀里。

    对方在她耳畔凌乱地喘息,低下头用脸颊贴着她的脸颊磨蹭,发带在动作中散开,墨玉般的漆黑长发和她的发绞缠在一起。程橙在**余韵中迟钝地偏头,被他浓密的长睫扫过皮肤。黑发绿瞳,这本来是一副过分精致到难以接近的容貌,绿眸原本是一种冰冷的绮丽,此时却氤氲水雾,在情潮中完全融化,一眼就能勾走人的魂。

    冷静理智的法师被**之火烧得第一次丢弃了思考,安瑟因难耐地去用力吻她,脸颊,鼻尖,最后是最柔软滑润的唇。法师灵巧修长的手巡游到她一片狼藉的下身,找到被蜜水精液泡软的后穴伸入长指,另一只手也重重捏揉胸前的大蜜桃,以更过分的力道玩弄顶端可怜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是心怀嫉妒地,在和另一边加力****的希诺争夺她的注意。

    希诺投过来的眼神,冷酷暴虐,像是所有物被觊觎而狂怒的野兽。假如不是在最后一刻认出是共历生死的挚友,硬生生压抑,恐怕任何敢窥探她的人都会被护食的凶兽撕成碎片。

    然而安瑟因顾不上这些,曾经矜持冷淡的法师托着她的后脑,强迫地缠着她的舌头深吻,又掐着她柔嫩的**,听她堵在喉中的软弱哭吟,脊背发麻,热血沸腾,**竟如此甘美诱人沉醉,让人觉得此前岁月不过是枉自虚度,他现在只想狠狠插进她的身体把她弄坏掉,让她为自己而哭泣!

    腿早已没了知觉,微微抖颤痉挛着,小腹每一下冲击都被顶得发疼,连隐藏的花核都被撞得胀鼓鼓地硬挺出来,浑圆被揉玩得变形……程橙呜咽着闭上眼,靠在身后人的肩膀上哭得没了力气,簌簌地抖,近乎绝望,却又无力反抗接下来即将遭遇的事。

    后穴也被粗长灼热的肉刃顶住了。

    ————————

    然而并没有写到5p的部分,这段肉比想象中长(*/ω\*)

    不要担心啦是甜的甜的,虽然吃肉的时候很粗暴,但喂饱后都是乖巧可爱的小天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