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要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娇华

正文 1209 他的照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包袱里除却梅花糕,还有百花糕,糯米马蹄糕,米饭团和油炸排骨。

    另外一个包袱里,夏昭衣找到一个水袋。

    竟还有水。

    她拿起水袋,里面满满当当,本不渴,现在忽然好渴。

    身后传来动静,夏昭衣回过头去,沈冽手里拿着一个一尺大小的圆石回来,上面向内凹陷,勉强可以盛水。

    “寻到一块更大的,但是我们不宜生太旺的火,所以我带它回来。”沈冽过来说道。

    “你是去找石头了?”

    “我去洗一下,你可先用水袋里的水漱口。”

    夏昭衣愣愣看着他去到池塘边洗石头。

    他那双靴子外边全是沼泽黑泥,膝盖往下的裤子也被脏污所染。

    夏昭衣低头望着手里的水袋,余光这时看到什么,她转过头去,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她将小盒子的木片轻轻推开,一股薄荷清香传出,是漱口后用来咬合的清雪木,净齿之用。

    这两个包袱里,他竟将什么都备好了。

    一股暖意自夏昭衣心头漫开。

    说来,从小到大,前世今生,还从未有人这般无微不至地待她。

    “沈冽。”夏昭衣轻轻道。

    年轻男子侧过头来,俊美清朗的天颜在晨光下有着淡淡芒白,精致绝伦,像是在发光。

    他的脊背非常端挺,头肩比例完美,哪怕是这样单膝蹲着洗东西,那体态都极其好看。

    “阿梨?”沈冽说道,墨玉般的眼眸浮现询问。

    夏昭衣微微一笑:“我给你说一说我遇到了什么吧。”

    沈冽也笑:“好。”

    夏昭衣自小石墩上起来,去到他身边蹲下,右手自池塘里扬一捧水淋洒在石头上,再伸手去搓,边细细说起她自小木屋中出来后的事。

    并没有多复杂,被偷袭,被对方不死不休地纠缠,那便只能以死止战。

    至于这些人是方家人,她一时没想好要不要说。

    她仍旧是不想将沈冽卷入到这件事里来,老实说,她自己本也不用卷入。

    她是夏昭衣,并不是真正的阿梨,与这些人应当井水不犯河水。

    可偏偏,阿梨姓乔。

    又偏偏,这些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乔家人。

    为达目的,他们无不所为,这中间过程,枉死得又何止如东平学府的卓昌宗一人。

    二人合力将石头洗净,沈冽打一盆水回去,夏昭衣已点起火。

    石头略沉,里面还有水,夏昭衣见他却是单手拿着,便放在了木架上,手腕极稳,石中水波都不曾晃过。

    她再悄然打量他的个子。

    沈冽个头很高,不过军中都是人高马大的,他在一众虎背熊腰的大汉里,身高优势时常会隐去。

    现在,夏昭衣暗中比划了下,她好像才到他肩膀。

    “沈冽,”夏昭衣冷不丁道,“我应该打不过你。”

    沈冽一顿,黑眸看着她:“为何要打我?”

    “噗,”夏昭衣被他一本正经的俊容逗笑,“对呀,我为何要打你,我只是在好奇你的身手。”

    沈冽不想承认,但还是必须要说:“沈双城是武将,据传年少便有神勇,我或许……跟他一样。”

    “如此说来,最可惜得倒是沈谙,方才我听到他们提到了沈谙的生母?还提到,他有个妹妹?”

    “我不清楚,不过……你先睡吧,我在这看着。”沈冽认真道。

    夏昭衣抬眸看向天色,的确是该休息了。

    以及,沈冽应该也是一夜未眠,那便她先睡,醒后再让他睡。

    ·

    “是这里吧。”

    “要么,是这里?”

    “不对,还是这里。”

    范竹翊看着手里拼凑出来得路线,自言自语半响,再抬头看着前面的路。

    路线图,是他根据东平学府那几个学生所写出来得文章语句所得。

    可惜那个叫卓昌宗的死得早,不然范竹翊真的想问问详细。

    这里是官道下来的地方,因赴世论学,现在官道热闹无比,尤其是赴世论学的日期一改再改,滞留衡香的人越来越多,且每天都吃好喝好,还有活干,有钱挣。所以离衡香较近的州府里的学子们皆闻风而来,近乎倾巢出动。

    范竹翊对着图纸研究半天,好几个热心才子甚至主动走来,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范竹翊冷笑,他识文断字的时候,这些人的爹娘还都是小屁孩呢,来指教起他了!

    便在这时,他目光奇尖地看到一个小少年推着辆板车经过。

    嘿,那不正是那个谁么。

    那个谁,那个……

    哪个名字来着。

    “喂!”范竹翊叫道。

    余小舟闻言,侧头看来,望见是范竹翊,他顿时大惊。

    几乎下意识的,余小舟加快速度推动板车,准备逃跑。

    上次遇见师父,直接把他辛苦攒下来得钱败光了。

    现在看到师伯的装束同样朴素落魄,余小舟怕得要死。

    “喂喂!”见余小舟加速,跟在板车旁的几个才子以为他要跑,赶忙去拉他。

    范竹翊也追了上来:“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余小舟不管了,推着板车加速。

    这几个才子也跟着追:“你干嘛呢!”

    “别那么快,我的包袱里可是有值钱玉石!”

    “那你就别嚷嚷!”余小舟急眼了,叫道,“不懂财不外露吗!”

    “你!”刚才说话的才子大怒,要去拉扯他,“好你个推车郎,胆敢出言不逊!你给我停下,我不雇你了!”

    余小舟的胳膊被他拉扯得难受,而范竹翊已经追上来了。

    好巧不巧,一辆双驾马车才下官道,本要绕开他们,孰料范竹翊一来便用力将不听话的余小舟朝外拉去。

    正转弯绕走的马车躲闪不及,范竹翊大惊,下意识将余小舟往身前一推,替自己挡灾。

    好在马车车夫车技了得,危急之中猛一扯缰绳,两匹丰腴骏马竟同时抬腿,人立而起。

    “哎呦!”车厢里传出少年清脆的叫唤声。

    余小舟摔在地上,惊魂未定。

    车夫如此,既没有伤到余小舟,也没有情急之下强迫马头转弯,否则就会害到后面的人。

    周围因车夫这一止马之术,响起一片掌声。

    车夫跳下马,扶起地上的余小舟:“你可有伤到了哪?”

    “汪汪汪!”车厢里忽然响起狗叫声。

    一只狗头蹭开车帘一角,很是生气:“汪汪汪!”

    “小大胖,”一个温柔成熟的女音响起,“回来。”

    ·

    久违的三更!\(^o^)/~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